网站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网站新闻 >

城镇化和工业化纵深发展会进一步释放中国经济

时间:2019-05-14 10:03 作者:admin 点击:

  如何看待中国经济的韧性,韧性主要在哪里?
 
  曹远征: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历程看,正是因为居民收入的大幅提高、购买力的上升,才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中国市场,也形成了各个产业成长的重要基础,中国以高速的经济增长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当然,居民收入提高的过程中,出现了一定的差距。比如,大概有3亿人口的城市人口的人均GDP在2万美元左右,与此同时还有10亿多人口的人均GDP不超过4500美元。这说明中国的二元经济结构依然还在延续,从40年前的金字塔形状,变成了“工”字形状——两头大、中间小。
 
  可以说,按照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中国经济的发展最重要的是取决于居民收入的增长。而从目前情况看,要意识到,如果这部分10亿多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能够实现可持续增长,这部分群体就是中国经济韧性和发展前景所在。
 
  此外,中国过去的发展经验还显示,城市化就是工业化,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出现了结构的快速转变,导致经济的高速增长。从中国城镇化水平看,目前中国的城镇化水平在60%左右,与日韩等国75%至80%的水平相比,中国的城镇化还有相当大的空间。而且,在中国60%的城镇化率中,只有40%的城镇化人口具有城镇户籍。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城镇化发展水平拖了中国经济的后腿。相反,如果农民工可以真正市民化,其消费就会转移到城市来,比如其住房需求、孩子的教育需求、父母的养老医疗等,这些需求会变成消费的一个重要增长点。
 
  逻辑上讲,按照一些国家的经验,只有城镇化结束了,经济增长才会结束。那么,中国城镇化巨大的发展空间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依然存在。如果包括农民工在内的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持续增长、城镇化进程中的城乡二元结构持续改善,消费会成为中国经济很大的一个亮点和增长点,中国的产业以出口为导向转向以内需发展为驱动,从而推动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地增长。
 
  贾康: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理解中国经济的韧性。
 
  从客观视角来看,中国经济并非一般的经济体可以比拟,这一特大经济体的人口、国土幅员、资源等基本指标放在一起,别的经济体难以同日而语。经济体的这些客观指标决定了中国国内市场的潜力、经济发展的韧性以及相关的回旋余地等方面,要比其他经济体明显大很多。
 
  第二个视角看,中国经济的成长性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中国从过去的“一穷二白”到努力发展相对独立的工业体系,伴随着改革开放,在经济起飞中中国经济总量迅速提升,居民的收入也显著增加。在学术界,经济发展水平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工业化程度、城镇化程度,根据国际经验这两个指标也是互相联系的。现在学术界有观点认为,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工业化程度已经到了后期,我不同意这一说法。从中国总体的格局看,沿海一些地区的工业化程度已经到了中后期,但中部区域显然并不是这样,而在西部地区很多的地方更只是处于工业化的初期阶段。综合中国总体的情况,中国的工业化处于中期向中后期转化的阶段,未来工业化进展纵深和空间还非常巨大。
 
  要注意城镇化和工业化有着内在的联系,目前中国真实城镇化的程度也表明,中国工业化还有巨大的空间。当工业化到了后期,城镇化水平应该处于70%左右的水平。那么,目前中国的城镇化水平处于怎样的阶段?中国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虽已高于59%,但这几年有关部门也特别注意到,中国实实在在的城镇化率必须是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而在目前,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只有43%左右。为何会有数据的差距?这是因为,这些年有3亿多人从农村到城镇,成为城镇的常住人口,但其中绝大多数人(至少有2亿多人)并没有拿到户籍,基本公共服务的市民化待遇并没有落实到这些人身上。为什么不能落实?这是因为城镇化进程中的公共设施、软硬件等还没有到位。可以说,弥补“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势在必行,而支撑整个弥补过程的条件建设必然是工业化的充分发展才能提供的。
 
  总之,综合两个指标,中国真实的城镇化水平目前应该在50%上下,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城镇化还有20个点的高速发展空间。未来几十年里,还有差不多4亿人要从农村到城市成为市民,一轮一轮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升级换代、一轮一轮的产业互动、一轮一轮的人力资本培育,这一过程会不断地释放需求。因此,可以说,城镇化和工业化的纵深发展相辅相成,两者的发展会弥合中国的二元经济,进一步释放中国经济成长性的潜力,而充分体现中国经济强大的韧性。
 
  李迅雷:中国经济的韧性,主要在于服务业的比重在上升。比如,东部地区的制造业产业升级,使得低端的劳动制造业比重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产业工人转型转到服务业,这可能是中国经济韧性所在。
 
  在信息技术不发达的过去,可能会产生结构性的失业问题。但现在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处于大数据时代,市场需求清晰,个性化的服务很快就能催生一个行业。并将在很多国家难以实现的产业,发展成一个很大的产业。可以说,中国信息技术的高度发展使得服务业的需求能够得到很快捷的满足,也利好就业。比如,产业工人转型做滴滴司机、快递员等。
 
  在新旧动能转换方面,传统的产业以重资产为主,新兴产业以轻资产为主,新兴产业可以吸纳更多的就业,也能够在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上起到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