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提高金融科技企业的安全准入门槛

时间:2019-03-04 16:07 作者:admin 点击:

金融监管应该兼顾金融风险防控与金融发展,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稳增长和金融发展本身,就是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控的根本保障。特别是我国当前存在去杠杆、强监管、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叠加,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监管平衡和协调就更加重要。例如:我国银行信用供给普遍存在体制偏好,而民企融资困难融资贵,多通过影子银行体系获取。过去两年,我国加强对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压缩违法违规、扰乱市场秩序、高风险、风险交织隐蔽的交叉金融领域、以及拉长融资链条的资产,近12万亿;在银行体系内在的体制偏好没有改变、影子银行渠道压缩的情形下,民企融资更加困难,同时,资金在银行空转(如2018年11月,同业存单发行了2万亿,托管余额为9.6万亿),货币政策传递受阻,形成具有明显体制特点的资金蓄水池。当大幅降准后,便可能形成资金“堰塞湖”。因此,存在实体经济增长和金融风险防控目标同时受损的可能。
 
一、明确金融监管的责任,加强监管防风险的同时,必须兼顾发展,保持市场活力、开放和竞争。
 
二、以市场化的办法破解资金“堰塞湖”现象,客观看待中国的影子银行的作用。在压缩影子银行体系违法违规、扰乱市场的高风险资产的同时,一方面,着力解决银行体系向民营企业信贷投放的难点痛点,另一方面,规范和引导影子银行业务,发挥影子银行体系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三、建立监管部门、金融创新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友好沟通关系,帮助金融创新、科技金融发展的同时,同步提高金融监管水平,实现“适应性”监管。
 
四、将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应用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识别、测度与监管中,积极推动智能监管,更准确地把控系统性风险冲击的强度与速度,精准控制风险的同时降低监管成本。
 
五、高度关注金融科技的信息技术安全风险。要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金融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国产化”的要求。同时,建立与完善金融科技监管的法律法规,制定金融科技信息安全行业标准,提高金融科技企业的安全准入门槛,同时还要明确金融科技企业的法律地位、金融监管部门以及政府的监管职责、金融科技行业的准入和退出机制;构建包含监管部门、司法和税务等多部门的多层次、跨行业、跨区域的金融科技监管体系;提升金融科技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逐步完善金融科技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制度框架,畅通金融科技消费的投诉受理渠道,建立消费者保护的协调合作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