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的第11个年头

时间:2019-01-22 09:16 作者:admin 点击: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的第11个年头,当年负责开幕式灯光设计与制作的公司也要上市了,北京锋尚世纪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锋尚文化”)招股说明书进行了预披露更新,拟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
  作为锋尚文化的创始人和实控人,沙晓岚在舞美灯光设计行业内颇具盛名,他还参与了韩国平昌第23届冬奥会闭幕式交接仪式“北京8分钟”、G20杭州峰会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响音乐会《最忆是杭州》,以及多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灯光设计及制作等。
  根据最新招股书显示,锋尚文化募集资金额度从4.19亿元增至7.14亿元,其中3.14亿元作为办公室场所购置费用。这一资金安排引起了外界和证监会的关注。
  对于本次IPO相关事宜,时代周报记者发送相关问题至锋尚文化公司董秘邮箱联系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灯光艺术大佬的资本梦,作为灯光艺术大佬,沙晓岚主导设计和制作过诸多知名的大型项目,他曾担任第29届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和第13届残奥会开闭幕式灯光总设计。沙晓岚也是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灯光艺术委员会主任,张艺谋是他的长期合作伙伴。
  从文艺界到资本界的跨越始于2016年,那年1月,他带领锋尚文化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登陆新三板虽然增加了一些管理成本,但带来的好处更多,比如规范企业治理、迅速打开企业融资渠道、财务规范化、可设立股权激励机制等等,有利于我们参与更大的市场竞争”。彼时,沙晓岚如是阐述登陆新三板对公司的影响。
  不过,从登陆新三板到2017年3月终止挂牌期间,锋尚文化并未发生任何交易行为,没有实现沙晓岚所说的“迅速打开企业融资渠道”。
  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锋尚文化来说,在新三板挂牌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融资,通过挂牌新三板对外助力提升企业知名度,对内完善现代化管理制度也有很大的裨益,进入新三板,就相当于企业有了一张进入更高层次的“通行证”,意味着一种发展的可能性。新三板仅仅是其进一步资本动作的跳板,把新三板作为阶段性目标,更大的目标是IPO。
  在IPO前夕,2017年12月,锋尚文化引入新股东和谐成长二期,对应公司投后整体估值为12亿元。和谐成长二期是投资机构IDG资本管理的基金,背后股东包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
  其中,IDG资本全球董事长是知名投资人熊晓鸽。沙晓岚曾对外表示,其与熊晓鸽相识多年,此前在鸟巢版《图兰朵》、G20峰会“最忆是杭州”演出等都有一些交集与合作,这也是我们选择IDG资本的重要原因,锋尚文化与IDG资本,其实是双向选择的结果。
  锋尚文化在招股书中表示,作为知名投资机构 IDG 资本管理的基金,和谐成长二期能够在公司治理、经营管理方面为公司提供合理建议。
  在引入和谐成长二期的半年之后,2018年6月22日,锋尚文化正式提交招股书,冲击“舞美灯光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沙晓岚、王芳韵夫妇分别直接持有公司 55.95%、17.34%的股份,同时沙晓岚通过西藏晟蓝间接控制公司 11.71%的股份,沙晓岚、王芳韵夫妇合计控制公司 85.0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招股书显示,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 7503.58万元、1.42亿元、2.06亿元和 2.73亿元,2015-2017年度复合增长率为65.79%;净利润分别为1332.54万元、3503.68万元、5395.65万元和6085.59万元,2015–2017年度复合增长率为101.23%。
  值得注意的是,锋尚文化的毛利率高于同行,并出现一定的波动。招股书显示,公司期内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7.40%、42.97%、49.05%和37.52%;而同行业公司华奥传媒(837505.OC)、华凯创意(300592.SZ)、风语筑(603466.SH)等公司的毛利率则均在30%左右。
  “受个别项目影响存在一定波动。”对于毛利率出现波动的原因,锋尚文化表示,由于公司为客户提供“创意策划+方案设计+设备租赁与销售+项目制作+后续服务”的全流程解决方案,而不同客户之间的需求存在较大差异,使得不同项目的具体内容存在一定差异,导致公司毛利率存在一定幅度的波动风险。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毛利率明显超出同业均值,除非有强有力的理由,否则会成为问询重点。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要求锋尚文化说明同行业可比公司选取标准及可比性、完整性;结合报告期各类业务主要项目毛利率水平,说明大型文化演艺活动领域毛利率持续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业务毛利率水平及变动趋势是否存在显著差异;说明主要项目毛利率水平差异原因及合理性分析等。
  锋尚文化在最新招股书中表示,优秀的创意设计能力及强大的品牌影响力是公司毛利率较高的主要原因;公司具有较高的议价能力,能够有针对性地承接利润水平较高的项目。
  除了上述毛利率事宜,锋尚文化募集资金的用途也备受关注。
  招股书显示,锋尚文化本次拟募集资金从之前的4.19亿元上升为7.14亿元,其中6.42亿元拟用于创意制作及综合应用中心建设项目,5416.25万元用于创意研发及展示中心建设项目,1496.62亿元用于企业管理与决策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
  值得关注的是,在创意制作及综合应用中心建设项目中,其中3.14亿元作为办公室场所购置费用,而在此前的招股书版本中,该项费用为1.56亿元。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要求锋尚文化补充披露前述办公场所购置投资的必要性,以及是否具有明确的购买意向。
  在最新招股书中,锋尚文化表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北京办公员工 158人,而公司实施本项目计划招聘人员325人,因此公司拟购置办公场所需满足合计共483 名员工的办公需求,按照人均办公面积 10 平方米测算,公司拟购置办公场所面积为 4830 平方米。
  “因此,公司拟在公司及子公司所在地购置办公场所有助于公司降低运营成本,消除租赁场地带来的各种不确定因素,提升公司的品牌形象,从而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锋尚文化如是表示。
  在沈萌看来,大比例募资投入办公室建设而不是业务拓展,这样的安排并不十分妥当,因为办公室建设并不能带来太多的收益回报或提高资本回报率。
  许小恒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样的资金安排会被证监会重点关注。不过也需要具体看待,如果公司的办公用房一直以来采用租赁的方式,公司本次募集资金用于购买办公用房产是基于改善公司办公场所,满足日常办公需求,该项目的购入将纳入公司固定资产,这对进一步改善公司资产结构、增强抗风险能力、保持长期稳定发展,具有积极的作用;如果是用于经营投资性房地产业务或其他高风险业务的投资就不合理。
  此外,锋尚文化还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还面临重大项目执行风险、市场竞争风险、高端人才不足、下游行业投资增速放缓的风险、应收账款余额增加导致的坏账等风险。
  “虽然是文化创意产业但实际上并没有太明显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属于高强度竞争的市场,而且属于项目制业务。”对于锋尚文化拟登陆资本市场的发展前景,沈萌如是表示。早在中国2500年前,我国《考工记》一书有云:“知得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作为先秦时期重要的工艺文献,《考工记》不仅记载了木工、金工、皮革、染色、陶瓷、打磨六大类、30个工种的详细内容,根据其定义,“工匠”为圣人所创造之物的记录者和传承者。如今,大国工匠的“匠心”与“匠艺”同样被时代所记录与传承。
  2019年是中法建交55周年。作为开年大展,1月11日开幕的“新考工记——中法手工之美”无疑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献给观众的一场品鉴高水准手工艺术之美的重磅之作。中法“工匠”邂逅于国博,以一场横贯古今、对话东西的大展,共同呈现手工艺共通之美,具象阐释中法当代“工匠精神”。
  “新考工记——中法手工之美”以中法传统手工技艺的当代创新为主线,邀请15位法国手工艺大师与11位中国手工艺大师、非遗传承人和知名艺术家参与,共展出作品180余件(套),涉及陶瓷、玻璃、金属锻造、麦秆编织、榫卯、皮革、皮影、玳瑁、折扇、折伞、褶裥、全形拓、凹版照片术、木版水印等。中法双方策展人介绍,展览所邀艺术家的技艺或源于家族传承,或出自名门,都有着数十年的积累,深得技艺精髓。与此同时,他们又都以大胆创新而成为各自领域的时代翘楚,其作品的工艺、形制、材料,融入当代气息,既具有传统的根基,又带有当代的审美,呈现出传统手工艺的当代活性。
  在展览开幕式上,中方艺术家代表甘而可与法国艺术家代表杰拉德·迪纲共同表达了文化交流与分享的愿望。他们表示,不论国籍,身为艺术家,自己的使命是通过分享,让传统文化永恒传承下去。希望借助此次展览,观众可以聚焦作品中的激情与人类共通的情感,呼吁全社会对“工匠”进行保护。
  展览以中法手工艺术家作品共存一个空间的展陈形式,分置各单元之中,为对话营造空间,细分为“大美日常”“重塑空间”“对话五行”“造法自然”“平面洞天”5个单元。值得一提的是,在“大美日常”单元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甘而可与法国手工艺大师克里斯蒂安·博内特、罗兰·达拉斯佩、塞尔吉·阿莫鲁索均擅长使用贵重材料(如漆、银、玳瑁和稀有皮革),此次他们的作品在同一主题下联袂展出,突出其个性特点的同时又反映了注重实用功能的共性。在“对话五行”单元中,大师们还与自然界的基本元素建立有启发性的对话。中国国家级非遗项目油纸伞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毕六福与法国艺术大师米歇尔·赫尔托特共同以“伞”为载体,彰显传统民族艺术的生活美学魅力。
  见艺: 一场关于传统与当代的“匠艺”呈现与以往展览不同的是,许多手工艺大师亲自参与布展。正如本次展览法方策展人代表、法国HEART & crafts公司总经理盖尔·迪普雷所言:“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作品的安装过程就是艺术家艺术创作的过程,这一过程同样被视为是作品的一部分。布展过程既是参加本次展览的手工艺大师交流与展示自身技艺的过程,也是感受不同类型手工艺术家精湛技艺的过程。”
  拥有法国文化部“艺术大师”荣誉称号的艺术家希尔万·勒·冈与中国非遗项目苏扇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王健共同以“扇”为主题创作了相关作品。“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折扇最不可思议。中国折扇讲究文和雅,突破了单一材料和形式,是精致的艺术品,这和中国伟大的历史文化有关。”希尔万·勒·冈说。王健表示:“希尔万·勒·冈的作品视觉冲击力强,可以看到很多现代的意向与思维。我想我们可以在‘文人扇’的基础上借鉴学习,探索一种雅俗共赏的形式。”
  展览中,中法艺术家在传承传统技艺的同时,也加入了他们对当代生活的理解。作为展览海报亮相的作品《无限》出自法国艺术家纳撒尼尔·勒·贝尔之手。该作品内部将黄铜片进行捶打和抛光处理,借数学符号表示“无限”主题,利用真空与实体之间的关系,内部空间的金色光亮与外壳哑黑光泽的关联,金属薄板曲线的柔韧性与平直顶部之间的相关性,塑造了引人入胜的复杂形象。
  如果说《无限》揭示了手工艺的“无限”多样性,那么刺绣作品《网络天下》则展示了中西技艺与理念的融通与辉映。该作品悬挂在展厅中,通过光线照射在背后的墙壁上,映出一幅光影画,形如一个个分裂的细胞。作品创作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台绣第三代传承人林霞介绍,这幅刺绣制作了5个月,借鉴了西方刺绣“以破立新”的艺术风格。“中国传统刺绣风格一般是做加法,不破坏布料本身,西方则更多运用镂空方式给刺绣做减法。中西技法虽有不同,但艺术审美是共通的,可以相互借鉴。”她表示,“希望刺绣工艺不仅停留在传统文化层面,要融入现代生活。”
  《考工记》开宗明义指出:“国有六职,百工与居一焉。”这充分说明了“百工”这一“职位”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法语里,手艺人的单词是“Artisan”,前半部分即“Art”(艺术)。手工艺术在法国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也十分突出。
  “法中两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都高度重视古老技艺保护与创新。”法国驻华大使黎想表示,“2018年,法中两国之间进行了频繁的各领域交流。我相信,今年两国文化领域的交流会更加丰富。文化交流与文物保护是两国元首一致认同的重点合作领域,没有文化的对话交流就没有世界文化的多样性;没有文化多样性就没有创作上的自由。所以,法中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会为世界文化融合起到重要作用。”
  “科学技术的飞速进步,现代机器的广泛应用,在解放人类双手、拓展人类智力的同时,让人们前所未有地意识到带有鲜明个性特征和民族情感的手工艺品具有的巨大魅力。本次展览就是对这一殷切期望的回应,也是对工匠精神的直观阐释。”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表示,在中法建交55周年之际,这场大国工匠之间的对话无疑是中法文化交流史上的又一盛事,将为促进两国人民的深入了解和深厚友谊作出新贡献。